您好!欢迎访问宜宾晚报网!

设为主页           点击收藏

新闻热线:(0831)99125   13890998759    营销热线:(0831)8245950

搜索

便民服务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宜宾晚报社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成都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宜宾晚报地址:四川省宜宾市南岸长江大道中段27号 新闻热线:0831-99125 读者服务部:0831-2339567 网站联系电话:0831-2339567 QQ:59227734

发行部:0831-2332012 订报热线:0831-2339538 Copyright 2008 宜宾晚报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蜀ICP备13008762号 备案号:川新备06--120010 宜宾市网监支队备案登记号:5115000312          川公网安备 51150202000118号   站长统计

>
>
>
网住那只北极熊

网住那只北极熊

分类:
论文
来源:
宜宾晚报
发布时间:
2018年7月20日

 

宜宾市三中2016级24班 苏欣然 指导教师 王莉

凌晨四点半,海棠花还未眠的时候。我望向窗外,天瓦蓝瓦蓝的,像一块擦亮了的蓝玻璃,桔梗的香在夜晚的死寂中蔓延开,使我感到眩晕。

我失眠了。正当我努力地合上双眼,想继续上一段美梦时,

“笃、笃、笃。”敲门声。

我蒙上被子,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谁会在大半夜敲别人家的门呢?

“笃、笃、笃。”这次定不是幻听了,我感觉到床头的水杯在震动。

我不耐烦地穿好外套,趿着拖鞋走过去。“咔嚓。”门开了,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只北极熊!

我本能地转身想跑,双腿却像灌了铅似的,动弹不得。

“晚上好,先生。请问可以给我一杯凉水吗?”他开口说。

我的大脑飞速地运转着,一只会说话的北极熊!他为何会在这南方的海滨小城里?他会不会吃掉我?!然而我的身体早在大脑思考完之前,机械地倒好水,端到他面前,他伸出厚实的长满绒毛的爪子接过。

“早就听说南方人很热情,谢谢您,先生。”他仰头将水一饮而尽,“您也失眠了吗?那就陪我聊一会儿吧。”

于是我和一只北极熊走到了院子里,我躺在藤编的摇椅上,而他则坐在敦实的石凳上,上弦月在天边微微亮着光。

“你从哪里来?”我鼓足勇气问。

“当然是从北极来的咯,”他的回答满不在乎,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我诧异的表情,“南边真的很美呀。”他眯起眼,海风吹过他银色的毛。

“我的意思是,你不是从任何一家动物园或者海洋馆逃出来的?”

“嘿,老兄,那种禁锢自由的地方我才不会去呢。”

“好吧,不过,你确实有点不合时宜。”

“对,就是不合时宜!”不知为何,他突然兴奋起来,“一肚子的不合时宜!我一路从北方过来可听过许多类似的评论呢,人们说我是疯子,是怪物,你却说我是不合时宜!谢谢你,这词儿真妙!”

“……”我一时接不上话,沉默良久,迟疑地问:“你为什么想来南方?”

“你瞧!那月亮多美。”北极熊没有回答我,却抬头望向天空,“你说,当你身边的人都没日没夜地躬着身子,碌碌地捡着满地零散的六便士,你就不会按捺不住心中的痒,想抬头望一望天吗?”

我顺着他的方向望去,那轮月亮在黑夜中笼上了一层白白的纱。它对于我来说,太过飘渺,遥不可及。而我却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某种执念。

“几年前,一个北极考察队在他们驻扎的营地附近落下了一本地理杂志,就是在这契机下,我看到了南方。金黄的柔软的沙滩,温暖的日光浴,七彩的冲浪板!这是我梦想中的生活。我早已厌倦了枯燥乏味的自己,我要离开,我得离开,我必须离开!我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悸动了,于是,我下定决心要来到南方。”

“没有人阻止你?”

“怎么可能没有。当我还在收拾行李时,我的亲人与朋友就向我投以鄙夷的目光。他们从海中叼着鱼浮上来,诧异地望着我。他们认为我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放弃北冰洋中美味的鱼群去往南方。‘心灵自有其理路,是理性所不能知晓的。’它们自然是会被永远困在安逸的生活中了。”

“再后来,我一路南下,一路被人类所撒开的巨网堵截。生物学家无法解释我的行为,便想着要将我捉去研究。警察们以为我是从动物园里逃出来的,想要用麻醉枪将我麻醉。奈何我早已陷入自己的巨网中了,我已成为理想那张蛛网上无力抗争的蝇。”

我哑口无言,儿时的理想再次浮现在眼前。“我想成为一名作家。”我说。“作家没有出路,我们希望你继承家业,经营好这个花店。快,把这束玫瑰送给邓太太。”父母说。“你这次的作文真是糟透了,考场作文不该这么写!”老师说。

一点点、一滴滴、一句句,最终,我的梦想便如同虫豸一般,被世俗的网所吞没。

夜风微凉。冥冥中,我仿佛看到一众人拿着烧红的火把朝北极熊涌来。他们中有的人是瞎子,看不见天上的月亮,只能瞧见那满地的六便士,他们便自然而然地认为看见月亮的人都是疯子。他们中还有的人本是看得见月亮的,却被流言和蜚语蒙蔽了眼睛;他们一边挥舞着火把,一边叫嚣着:“快网住那只北极熊!网住那个不可理喻的疯子!”

我瞧见北极熊朝我无奈地笑了笑,向后一倒,慢慢地坠入他身后那张巨大的蛛网中。

北极熊或许并没有被网住,没入深渊的人大概是我吧。

桔梗花在夜色中慢慢化开,没有了先前的浓烈,仅留有一抹清香,我睁开眼,望着窗外瓦蓝瓦蓝的天空和那轮似乎触手可及的月亮。

天渐渐破晓,月亮再一次在我触到它之前沉没。今天可又是为六便士发愁的一天?

泸州-西昌航线 将于6月22日开通
川南四市干部人才协同发展 在宜举行首次联席会
中国竹产业协会企业家分会成立 在宜宾设立秘书处
参会嘉宾点赞《东方有竹》
2019年全国“双创”活动周 四川主会场在宜宾启动
竹产品创新设计大赛 昨日颁奖

时政

黄桷坪花园小区:有些环节尚需加强
黄桷坪花园小区:有些环节尚需加强
昔日好友喝酒滋事 一人刑拘一人行拘
传奇经历源于脚踏实地做事
南溪区烟草专卖局 开展“绿色骑行”活动
长宁县全力构建 “亲清交往”新型政商关系

民生

美图

笛声悠扬
灵秀姑苏醉江南
美丽宜宾之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