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宜宾晚报网!

设为主页           点击收藏

新闻热线:(0831)99125   18181644448    营销热线:(0831)8245950

搜索

便民服务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宜宾晚报社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成都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宜宾晚报地址:四川省宜宾市南岸长江大道中段27号 新闻热线:0831-99125 读者服务部:0831-2339567 网站联系电话:0831-2339567 QQ:59227734

发行部:0831-2332012 订报热线:0831-2339538 Copyright 2008 宜宾晚报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蜀ICP备13008762号 备案号:川新备06--120010 宜宾市网监支队备案登记号:5115000312          川公网安备 51150202000118号   站长统计

>
>
越溪河畔 “白庄子”樊家

越溪河畔 “白庄子”樊家

分类:
宜人宜宾
来源:
宜宾晚报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5日

  我自幼喝越溪河水长大,越溪河是母亲河。好长时间以来,我就在寻思一个话题:“越溪河,你从哪里来?”

  探源越溪河

  樊曙《越溪记》开篇说,越溪,“发源于龙泉”。

  清嘉庆版《宜宾县志》载:“越溪河,古称拥斯茫水,又名大牢溪,发源于仁寿境内。”

  一行人驱车前往威远县,去探个究竟。从宜宾出发,经自贡,过内江,一路的浅丘地貌。到达威远县境内,地势陡然突兀起来,沟壑深陷,山峦隆起,悬崖绝壁,怪石嶙峋。临近越溪镇的时候,公路的坎下出现了一条小河,小河从北往南在农田的阡陌间流过,我们估计,此间的小河水应该是途中所见的山泉水。停车一打听,当地人告知,此为“玉林河”。由于河谷及周边的农田都很开阔,一眼就看到了远处俩母山上母与子双尖挺秀的美丽景象。

  汽车伴着“玉林河”同向而行,很快进入了越溪场镇。在镇内,小河依旧平缓舒展,款款而行。及至到了场镇的中心,又一条“无名”的河流由东边流来与之交汇。“无名河”的水流要迅疾一些,流量也要大一些。汽车沿威(威远)仁(仁寿)路前行,过响水洞,又过了海潮村,水流越来越细,我们估计源头应该就在附近的哪个沟谷里。这时,前方出现了岔道,我们选择了往北一条进山的路。沿途不时出现了硕大无朋的石头,奇特而壮美。

  越溪镇原名查家场,1935年建越溪乡,1958年由仁寿县划入威远县,同年改建越溪公社,1984年复置乡,1992年建镇。从“1958年由仁寿县划入威远县”可以得出结论,“越溪河发源于仁寿”这种表述是正确的。

  “玉林河”与“无名河”,究竟谁才是越溪河正源?认定河流源头有个原则:“位高为源,位远为源。”俩母山海拔834米,为这一带最高山峰;“无名河”绕凤凰古寨,缠缠绵绵,蜿蜒回环。这一地带的山峦普遍较高,形成了流向沱江水系和流向岷江水系河流的分水岭,我们知道,越溪河的源头一定藏于这群山之中。龙泉山由北向南逶迤而来,过仁寿县境,延伸至威远县的越溪镇,这一带的山系都是龙泉山的余脉。 樊曙说越溪河“发源于龙泉”,这个说法,也是正确的。

  樊家群星闪烁

  晚钟发响于货市,朝云住足于团标。则见乎渔艇放讴,樵林奏韵,童子鼓箧,老翁荷锄,地似邹鲁,民如怀葛,舒情天地,有不屑屑人间者焉。

  ———摘自樊曙《越溪记》

  这一段文字描述的是越溪河货市(合什)至团标一段的场景。货市,初建场于明代。土地肥沃,物产丰饶;临越溪河,运输方便;上接荣县,为宜宾北部的对外窗口。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货物丰富之所,商贸繁荣之地。樊曙说“地似邹鲁”。邹,指邹国,孟子的故乡;鲁,指鲁国,孔子的故乡。邹鲁,文化昌盛之地,文明礼义之邦。当年的货市,“仁者有勇,勇者有仁”之英贤真是有的。

  从合什场出发,沿越溪河东岸上行3千米,一条小河缓缓流进越溪河。古人云:“两水交汇之处必是风水宝地。”小河与越溪河之间的台地是“白庄子”。1987年6月出版的《四川省宜宾县地名录》载:“白庄子,村侧一庙,白石灰墙,村由此得名。解放前宜、荣二县及四乡之重要渡口。”这里,部分老房子进行了改造,房主人姓范。“白庄子”的对岸是柳嘉坝,越溪河从上游的大佛沱流下来,出现了一江九岛的壮丽景观。

  “白庄子”,在明朝的时候主人姓樊,樊垣、樊一蘅、樊一若、樊曙、樊泽达的樊。明末清初,“白庄子”樊家盛极一时。

  清嘉庆版《宜宾县志》有《樊一蘅传》,文中这样记载:其父樊垣,嘉靖癸丑(1553年)进士,“授句容令,爱民如子,有清官第一”之号,“以卓异升户部,调刑曹郎,立朝有声。出守湖广常德”。虎父无犬子。《樊一蘅传》中记述的少年及青年樊一蘅牛得很:“公(樊一蘅)生有异征,为儿倜傥不凡,日诵数千言……博极群书,尤长于史,钩宏贯穿,若数计烛照,宿学专家不能过也。其为文汪洋浩瀚,如大海之潮,不可迫视。又时时引阳明《传习录》以诱进后学,对人言辄以天下为己任。”

  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樊一蘅考中进士。先后出任安义、新建知县和襄阳知府。天启六年(1626年)升礼部祠祭司主事。崇祯元年(1628年)调吏部,四命(四次受命)升迁至稽勋郎中。稽勋郎中是个要职,职责是“行当掌选事”和为官员考功。恰恰樊一蘅又是一个“修洁廉慎”之人,只讲公正,不徇私情,“同僚深忌之”。

  崇祯三年(1630年),陕西延绥饥民造反,流寇汇聚,盗贼蜂起,同僚们推举说:“樊公‘平时好言经济’,颇通战事,是个能干之人,皇上您就派他去平叛吧!”崇祯封樊爱卿为兵部参议兼佥事,兵备榆林。”樊一蘅谢恩以后,慨然道:“为天子保障,制一方命,亦何不可!”

  翌日,樊一蘅单骑赴任。到任后,“严武备,勤招抚,未几神一坤(农民起义主要领袖之一)死,余众随亦解散。四年(1631年)岁复大旱,民所在蠭(fēng)起,其党自相名目,有老回回、八大王、闯王、蝎子快、不沾泥、点灯子、过天星等名,而遍地皆贼也。……”樊一蘅向朝廷献了一计:“为今计,发赈济以止饥民流亡,然后抚剿可次第举也。”朝廷果依此法,或剿或抚,过不多时,“全陕遂奏荡平”。

  这一场战事,樊一蘅小试牛刀,即高奏凯歌还。他这回升的是分守关南参政迁佥都御史巡抚宁夏。这时,“河西李贼(李自成)以白莲教聚众十万,设官命将,将萌不轨”。《樊一蘅传》里只轻描淡写地记载了一句话:“公(樊一蘅)到部随削平之。”

  但是,一事顺,不等于事事顺,《樊一蘅传》后面紧接着又补了这么一句:“由此与南科龃龉。”南科,唐代宰相办公的地方,称“南衙”,又称“南司”;龃龉,意为意见不合,存在矛盾。于是,樊一蘅借口家有老母,请告归里,予以回避。庚辰(1640年)三月,樊一蘅回到阔别多年的“白庄子”。

  “秦(陕西)自公(樊一蘅)去后,李自成复阑入僭号,势燎原不可遏。上(崇祯)复思公(樊一蘅),十六年癸未(1643年),以廷臣荐起兵部侍郎兼副都御史总督川陕。时张献忠亦据有荆襄,朝命竟不得达。甲申(1644年)三月献忠破夔门,六月陷重庆,公闻报愀(qiǎo)然!”樊一蘅叨咕:“渝城重地,与成都相表里,无渝则无蜀矣,吾不能久留此。”“遂携家行,八月抵遵义,会廷臣起旧辅王公应熊为川、湖、云、贵督师,公(樊一蘅)总督川、陕敕印亦至。”

  这个时候,樊一蘅才知道,李自成已攻陷燕京,怀宗已殉国难,福王已立于金陵。“公(樊一蘅)既任事,尽出行囊,复从人贷数千金,招募丁壮,造置衣甲器械旗帜等。俄成都陷,公随檄东南未经贼破地方,旧兵旧将期以冬杪(miǎo)会师,明年春大举。十二月,公(樊一蘅)至永宁(今泸州叙永),起旧将甘良臣为总统,副以侯天锡、屠龙,会参将杨展,游击马应试、余朝宗率溃卒至,合之得兵三万人”。

  1645年3月,樊一蘅率军攻打宜宾城,并一举拿下。樊一蘅亲自到城外的江面上犒劳部下。张献忠自进军四川以来,未曾遇到过挡其锋芒者,听到张化龙在宜宾惨败,怨恨至极。于是,遣孙可望率精锐10万与樊一蘅隔长江摆开阵势。相持了一个月,樊一蘅军中粮尽,诸将请示:“孙贼新来气盛,我军不如暂退,避其锋芒,以劳其师?”樊一蘅同意了这一战略,随即撤离叙永,驻节古蔺据险而守,时而派出小股部队诱敌,敌不敢进。9月,樊一蘅出兵打败孙可望于摩泥,接着又拿下滴水,敌军溃败,斩获万余人,活捉都督一人。樊一蘅遂乘此破竹之势,分布杨展、马应试等由叙南进军乐山、邛崃、眉山;贾登联同部下中旗杨维栋、王孝等由富顺直达资中、简阳;侯天锡、高明佐收复泸州;曾英、王祥攻占重庆;李占魁、于大海守卫忠县、涪陵。此外,各据其土而奉樊一蘅调遣的,还有雅安曾勋、范文光;松州(今松潘)、威州(今汶川)詹天颜、孟稍孔;夔州(今奉节)、万州谭文、谭诣等。人马一度达到20多万。

  1646年8月,樊一蘅移驻纳溪,居中调度。此时,杨展一军已直抵新津,王应熊也视师长江之上,命令各路刻期而进,四面合围成都。张献忠迁怒于百姓,把境内居民全部杀掉,金银、辎重投进江里,又在成都焚烧宫殿庐室,大火一连烧了几天几夜。在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张献忠逃入西充凤凰山,于12月被清军射死。

  樊一蘅干得漂亮,朝廷的封号下来了,任命为户、兵二部尚书,太子太傅。

  樊一蘅的气势很甚,但明朝最终还是亡国了。对于四川一线,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是清军的铁骑,而是明政权内部的腐朽溃烂。顺治五年(1648年),各路人马争权夺利,军队内部也开始离心离德。樊一蘅孤立无助。顺治八年(1651),清军南征,樊一蘅已经不再过问军事而避居山中,并于这年9月病逝,享年78岁。

  樊一蘅死后葬于宜宾县天池乡革坪村樊坟坝(今宜宾市叙州区柏溪街道天池社区革坪村樊坟坝)。

  樊一若,樊一蘅的亲弟弟。曾任泸溪县知县,爱民如子,深受民众爱戴。时年,张献忠的部将在泸溪抓住了樊一若,将他困在军中,随军流动。一路上,樊一若借口身有疾患,托病难行,又天天吃斋念佛,日夜诵《孝经》。军士们听了,都觉得他是个善人,最后把他释放了。

  樊曙,樊一蘅之孙。樊曙博通史志典籍,尤以文章出众,有《楚泽吟》《越溪记》《蟠龙书院吊三程先生》诸刻行世。

  樊泽达,樊一蘅曾孙,樊曙子。樊泽达字昆来,授翰林院编修,官至翰林侍读学士,提督广东学政,工诗。康熙癸酉(1693年),樊泽达带头捐资,并借其身份影响,邀约其他一些有识之士共同出钱出力,培修了年久失修的蟠龙书院,使这座历经数百年辉煌的著名书院焕然一新。

  宜宾的文史学者喜欢把樊氏一族总结成五樊、六樊、七樊,樊家,严格意义讲,还不止五个、六个、七个。

  “白庄子”樊家,在历史的天空中闪耀着白色的光芒。

屏山县: 开展纪检业务培训强化纪检岗位练兵
翠屏区纪委监委驻区财政局纪检监察组: 督促验收自评持续抓实作风建设
众多“宜宾造”将亮相2020中外知名企业四川行
1—10月 全市共调解婚姻家庭纠纷6253件
宜宾市“最美社区人”(民政专场)故事会开讲
职工有难工会帮 热心捐款献爱心

时政

一岁小孩被困驾驶室宜宾消防员破窗救出
高县公安成功破获电信诈骗大案 “苹果皮”诈骗现金50余万
高县公安局举行新闻通气会今年前十月侦破电信诈骗案件20件
翠屏区成为成都中医药大学继续教育实习基地
彝乡孩子喝上了智能热水
翠屏区城管局: 提升环境卫生管理水平 助力创文巩固和国卫复审

民生

美图

拍摄游乐场的四种创意技法
金色巴丹吉林
金秋收获忙
《牧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