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宜宾晚报网!

设为主页           点击收藏

新闻热线:(0831)99125   18181644448    营销热线:(0831)8245950

搜索

便民服务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宜宾晚报社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成都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宜宾晚报地址:四川省宜宾市南岸长江大道中段27号 新闻热线:0831-99125 读者服务部:0831-2339567 网站联系电话:0831-2339567 QQ:59227734

发行部:0831-2332012 订报热线:0831-2339538 Copyright 2008 宜宾晚报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蜀ICP备13008762号 备案号:川新备06--120010 宜宾市网监支队备案登记号:5115000312          川公网安备 51150202000118号   站长统计

>
宜人宜宾
流淌的越溪河(二) 观音,故乡渺渺
摘要:
  越溪河从合什流下来,进入了观音。这是广义的观音,包括沙沟、凉风、改进、观音、徐家及周边辐射的古罗、万菁等地方。这些地方很漂亮,樊曙在《越溪记》里描述:“自龙沱至鱼溪,一往静深,间以石梁,苍松半岭,翠竹连冈……曲曲如游武夷,潺潺如下严濑。”   我的家乡在古罗,即属于广义观音的范畴。一色的浅丘,“有长延之曼坡,有旷渺之平陆。桑麻蔚蔚,粳稻芃芃”。   那么,狭义的观音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先有观音庙 后有观音场   张家塆古城址,位于观音乡张家塆,俗名“衙门坝”,前临百谷溪,东距越溪河约1000米。“衙门坝”是越溪河两岸少见的大坝。遗址面积约5000平方米。1958年大搞“园田化”时,在坝内掘出柱础、条石及残砖断瓦。今在田边、土坎中还有厚重砖瓦和带钻痕的条石遗露地面,坝沿一块名“牛粪池”的小丘地中,尚可拾得唐至宋代的各种陶、瓷片。   ———摘自《宜宾县志》巴蜀书社出版社1991年10月第一版   这是史料可查的最老观音的样子。   张家塆古城址指的是原归顺县县城。历史上,原本是没有归顺县这个建制的。《舆地广记》载:“故归顺,唐圣历二年分 县置,以处生僚,乾德五年省入僰道县。”   西晋末年,蜀郡连年战乱,“城邑为空,野无烟火”,于是从云南、贵州引僚人入蜀,“十余万落,布满山谷”。至南朝后期,宜宾地界多被僚人占据。唐圣历二年(699),从 县分出岷江以北今越溪河流域的柳嘉、观音、泥溪、古柏、隆兴、李场、高场、永兴、白花的大部土地,专门安置僚人,并取名“归顺”。一直到宋太祖乾德五年(967),归顺县并入僰道县,持续了268年的时间。县治所“衙门坝”的准确位置,在今观音镇小学校校门外南部兴城、南部豪庭一带。   县名叫归顺县,设县衙的地方叫“衙门坝”,那么,观音一名,是一直就有,还是后来才取的?这个还真不好说。民间倒是有个“先有观音庙,后有观音场”的说法。   明末清初,“湖广填四川”第一代移民到来的时候,插占、垦荒,人们在龙泉山上的荆榛丛中发现了一座小破庙,内有泥塑观音像一尊。由于这一发现,遂得名观音。同时,又发现了邓、李、朱、郑、林五家人。于是,大家一起披荆斩棘,开荒耕种,建房定居。从那时起,到解放前,龙泉山下,沿越溪河西岸顺河走向,渐次建起了街道长度达1千多米的观音场。   据李世庄先生《杂说远去的故乡》载,从上场到下场,除民居、店铺、市场外,还分布着众多的宫观庙宇:上场口黄葛树上面(今叙州区三医院宿舍处)有土地祠;今叙州区三医院门诊处为老南华宫;今镇政府里面有天主堂(保存基本完好);今农业银行宿舍处有文武宫;今农村信用社处是禹王宫;上石梯处为财神宫;沿和平街往下,左边有三圣宫;再有南华宫;天主堂与南华宫之间,三圣宫的后面,直到越溪河边为观音公园;龙泉山上(今观音镇初中教学楼位置)有观音寺;江西湾(今观音镇初中下操场)有万寿宫;文星山上建有文星书院;观音大桥于清光绪十九年(1893)建成,东西两岸各有一座青石牌坊和红石牌坊;东岸桥头下游一点(今银河花园小区位置)为王爷庙;下场还有一座贞节牌坊(因有此牌坊,此地名叫牌坊坝);从贞节牌坊过十王店到凉桥,桥头有魁星楼……   观音的志士乡贤   一条明净的越溪河从观音场缓缓流过。在河水的浸润下,这一方土地富饶而美丽。因文星书院及佛道文化的影响,这里的人们重知识,尚教化,耕读传家。   观音场走出去很多优秀人物,比如郑佑之、赵一曼,还有长年生活在观音场的蓝又新、何怀犀、曹淮江等人。   蓝又新,即蓝奕秋,又名蓝元翥,字又新。教师。毕业于翠屏书院。他长期从教,功底深厚,学识渊博,在观音一带很有威望。当年观音的文化人、社会贤达、名流大多都是他的学生。他的诗文清新可喜,洋溢着蓬勃朝气,充满对生活的无限热爱,比如即景诗一首:“景帷一幅挂南天,半蔽山原半蔽川。虫鸟争鸣丝竹好,水滩激斗鼓锣喧。露红万点燎空际,翠竹千竿缀浅原。最喜东方红一线,装成景秀舞婵娟。”   何怀犀,又名何慕、何甦(sū),1897年生于涪陵。他先在叙府联中读书,后入绵阳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后加入国民革命军。1935年,他离开军队来到观音,任区“书记”(秘书),后接受赵宗儒、廖仁华的聘请,先后在小学、中学任教。1938年至1942年间被中共地下党吸收入党。1948年,为开辟雷(雷波)、马(马边)、屏(屏山)一带为游击区,党组织派他去屏边抗建垦场,利用他与吕镇华是同学、同事关系做兵运工作。1949年5月12日,何怀犀返回观音,一早,吕镇华指派廖质彬以枪口走火为借口,将何怀犀打死在家门口的屋檐下。何怀犀在观音十余年,见多识广,阅历丰富,他长于演讲,又能写会画,文笔清新流畅,全无酸腐味。观音小学的校歌就是他写的:“灿烂的彩霞闪耀,太阳的光辉普照。文星皎皎,越水滔滔。看呀!这自然的美景,青春的欢笑,勉之吾曹,莫把光阴空负了。”   曹淮江是威远正西镇人。从少年时代起,即跟师学木匠,他头脑灵活,善于观察和思考,凡事肯自己动手,在实践中渐渐显示出比其他人高明的地方,他还学习绘图、设计等。定居观音后,曹淮江办了一个方圆木厂,既是住家,又做木器,同时承揽修建工程。解放后,作为手艺人,他成为观音供销社的职工,在评定工人级别时,被评为七级,为宜宾地区最高级别两人之一。1949年以前,十里八乡,凡具新式意义的建筑,基本都出自曹淮江之手。观音场上,如正街上的天主教堂、越溪河边的中正堂、南华宫侧的工字楼等;观音附近,如征远金瓜楼郑家大院、隆兴李定之住房、大桥(今翠屏区双谊乡)临山一侧10间店房等。曹淮江人生中最传神的一笔要数修建观音天主教堂。1932年,法国神甫余斯托为修“洋式房子”(观音人把天主教堂叫“洋式房子”),托李定之在成都物色施工人员。李说:“何必舍近求远,你观音就有曹淮江。”曹不愿干,神甫也说中国的建筑水平低,观音无人能做。于是,曹淮江负气将工程承担下来。曹淮江任掌墨师,图纸由刘铸华绘制,石头从杨柳滩取来,木材从沙沟的跳墩滩采来,砖瓦石灰从荣县新桥运来,泥木石工用本地的33人。两年后,一座一楼一底的礼拜堂和一幢神甫与翻译人员的宿舍建成。
兴文原创节目参加传统文化汇演
摘要:
  宜宾晚报11月12日讯 近日,兴文县代表队原创节目《芦笙舞》参加“四川省乡村艺术节”的传统文化集中汇演。集中汇演由金秋庆丰收、绿水绕青山、幸福驻田间、振兴绘蓝图、携手奔小康五个篇章构成,以乡土艺术为依托,以“群众演、演群众、群众演给群众看”为特色,来自全省各地400名演职人员以及重庆市演职人员通过舞蹈、歌曲等多种多样的文艺节目,展示近年来群众文艺创作新成就、文旅脱贫攻坚新成果、民间文化艺术之乡新面貌。主会场还精彩呈现了11个别具特色的分会场活动开展情况,全面展现新时代四川省群众艺术门类百花竞放、共同繁荣的生动景象。   兴文县文化馆选送的书法作品《惠风丽日联》(作者李清)入选四川省乡村艺术节群众文艺优秀作品展,此次活动全省共有20幅优秀书法作品入选。   兴宣
筠连县苗族大唢呐 武德农民书画亮相四川省第三届乡村艺术节
摘要:
  宜宾晚报11月12日讯 “吹奏大唢呐要用鼻腔吸气,口腔(腮包)存气。”筠连县苗族大唢呐代表性传承人韩德虎现场教学游客吹奏筠连苗族大唢呐。近日,四川省第三届乡村艺术节在广安市武胜县举办,参加现场展演的还有筠连武德农民书画。   筠连苗族大唢呐于2007年被列入第一批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是流传于宜宾市筠连县内的一种民族低音木管乐器。家住筠连县蒿坝镇的韩德虎师从王世元,是苗族大唢呐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多次在市县文艺演出活动中吹奏,为苗族大唢呐的保护和传承做出了极大贡献。据统计,筠连现有苗族大唢呐吹奏人员30余人,大唢呐30余支。   筠连武德农民书画源自明清时代,历史悠久,风格独特,业余书画创作人员达300余人。据统计,从1990年至今,武德片区共举办大小诗书画展、书画比赛或现场诗书画表演100多次,创作作品达5000余件,已被列入第三批筠连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据了解,“四川省乡村艺术节”由“四川省农民艺术节”更名而来,是经省委省政府批准保留的省级重大群众文化节庆活动。该活动创办于2014年,每三年一届,已先后在达州市、南充市举办。本次艺术节汇集了音乐、舞蹈、戏剧、曲艺、美术、书法、摄影等七大艺术门类450件作品,50个民间艺术、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和150名文旅能人,主要呈现乡村舞台展演、乡村艺术集市展销和脱贫攻坚成果展览等内容,为培育文艺与旅游融合的乡村旅游目的地增加了新模式,聚集了新动能。   赖易 张必柱
藕事
摘要:
  少年时候,记忆最深刻的时光,莫过于跟在祖父后面挖藕了。秋深时节,万物凋敝,祖屋后的那一亩藕塘却喧嚣起来。塘水早已放干,塘里枯萎的荷叶与荷梗倒伏成一片狼藉,藕肥了。   祖父的藕出了名的好,清脆可口,洁白如玉,让人联想到秀色可餐的佳人玉臂。但挖藕却是件极苦的差事。没有专门的工具,大家都是徒手劳作。那些藕长一米左右,粗细如手腕,扎根于污黑的泥底,要花费极大的力气和耐心才能使它们一根根完整地见于天日,稍有差池,藕便会断节,失了卖相。记得第一次挖藕,是在十五岁,我穿着小叔的连体防水衣,跟在祖父后面。藕塘里的淤泥冰凉刺骨,一脚下去就是一个深坑。我学着祖父,沿着枯萎的荷梗向泥下摸去。这是一根极粗的藕,我欣喜万分,急忙扒开边上的淤泥,用力将它往外拔。却听咔嚓一声,这藕从中间断开了,我看看手上攥着的半截,又看看泥里留着的那半截,有点不知所措。祖父说,慢点哟,别看这藕生在污黑的淤泥里,脾气可娇贵着呢!自此,我便开始小心翼翼地对待这些藕,渐渐地,懂得了耐心的益处,也领悟了慢的可贵。   慢,之于祖父的藕,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存在。   祖父的藕在谷雨种下,直到夏至左右才开始快速生长,其间两个月,生长得极慢。祖父说,藕是有灵性的,不然哪吒的躯体为啥不用丝瓜、瓠子来造?听来好笑,但细细想来,也颇有意味。兴许,与荷花密切相关的物什都或多或少具有某些佛性吧。初夏的夜晚,在藕塘边散步,可以闻见清新的荷叶味,芬芳的荷花香,以及藕对蓬勃生长的渴望。月光洒在田田荷叶上,像是一片小而神秘的森林,林下是一群快活的鱼儿,以及一片久等多时的藕。时间一到,藕终于不再隐忍,开始疯狂地生长起来。它们健硕的身躯撑开包裹着的淤泥,向幽暗的纵深探去,原本静谧的塘底就充满了勃勃生机。   祖父说,那两个月的缓慢生长,像是在积蓄某种力量,如果直接跳过,年底时就不会收获质量上乘的藕。我想,或许有些时候,是慢造就了美好的结果。   祖父与藕打了半辈子交道,当然懂如何将藕烹制成绝佳的美味。祖父最拿手的是莲藕炸肉。炸肉中加入藕块,肉的腻味便去了大半,肉香中还会增添几分藕的清香。那熟透的藕呈现出深邃的暗紫色,沾上油黄的炸肉粉,散发出浓烈的香味,让人无法抗拒。藕竟然喧宾夺主,成了这道菜的主角。还记得年少时,有一次嘴太馋,这莲藕炸肉刚端上桌面,我就禁不住抄起筷子,在里面翻找起藕块来。夹上一块放入口中,竟烫得我哇哇大叫。祖父在一旁哈哈笑个不停。   呵,人生有时的确是慢点才好呢……
冬日阴米香
摘要:
  阴米就是炒米。   入冬后,选上等的糯米浸泡,大火蒸熟,趁晴天晒干,放在通风的地方收藏。待到闲暇的日子,搬出桐油炒过的沙子,将其与阴米每样一半的比例倒入铁锅。后在灶台旁用凳子支起团箕。烧火前,木柴劈成块,架在灶膛里,用松枝点燃。别小瞧这烧火,要紧得很。火小了,阴米熟不透,散发不出来香味;火太大,又容易炒焦。炒阴米都是外公跟外婆搭档。外公在灶下添柴烧火,外婆站灶前亲自掌铲,不快不慢地翻动着锅里的沙子。等阴米炒熟后,外公就用米筛耐心筛掉沙子,然后将阴米装入谷箩中。   用沙子炒的阴米,洁白圆润,入嘴即化,老人们喜欢吃。阴米还有一种炒法,不放沙子,只用香油炒爆。这种阴米又叫油米,香脆黄亮。   童年时代,在贫瘠的农村,油米算得上很好的零食。那时,放学回到家,外婆便跑到厨房烧水,忙着给我泡红糖阴米。我抿上一口,细嚼着,喉咙润滑,满嘴留香,一股暖流穿肠过肚。   外婆还时常悄悄打个荷包蛋卧在碗底,凑到我耳旁说:“快点吃,不要让外公看见。”那时,家里鸡蛋都到小店换酱油和盐。阴米性温,能益气补血、健脾暖胃,而一碗红糖阴米更是一味温和滋补的良方,适合病后产后之人食用。女人坐月子,吃红糖阴米,补血又补气。   温补美味的阴米,如今乡下已没几户人家制作,可年迈的外婆依旧年年炒一些。不论啥时回家,外婆总会给我泡上一碗飘香的阴米。鼻子凑上前,淡淡清香扑面而来,送一勺沾着猪油的阴米入嘴,瞬间滑过喉咙。那味道,飘过我童年岁月,芳香如故。
梧桐细雨游子秋
摘要:
  一场秋雨,声声梧桐,秋渐渐走向深处,秋声秋色动客情。   秋宛如一场事先精心排练好的盛大演出,淋漓细密的秋雨拉开了序幕,像是在为整场演出定调,又像是在铺垫酝酿某种情绪。主场是橙黄橘绿的收获之景,果实要么是浓重的红、金子般的黄,再就是高贵的紫,每一种都是生命最华美的色彩,也是对春华秋实最倾情的演绎,最热烈的赞颂。等到演出收场,果实都已下树,却迎来了最隆重最热闹的谢幕。每一片秋叶都露出一生最炫美的底色,此时大自然也迎来了四季中最壮丽的景象,万山红遍,层林尽染。这样一场精美绝伦的演出,怎能不让人怀想!   和其他精彩的演出一样,对于秋天这场演出,未开场前有无限憧憬,有热切期盼;开场后全身心投入,与观众共情共舞;结束时意犹未尽,不忍离去;散场后落寞怀想,几多感慨,几多惆怅。   仔细玩味,人生多么像这大自然的秋日演出!经历的故事,很多都有着与此相似的历程。叶子的离去,是大地的深情呼唤,也是树木的不挽留。树木懂得,无论剧情多么精彩,无论人们多么留恋,到了该收场的时候还是得收场,该落幕的时候一定会落幕。   秋雨情深,秋思寂寥。秋雨细密绵柔,有时你甚至感觉不到它在飘落,它像一层似有若无的朦胧轻纱,轻轻笼罩着村庄、街道、田野,也笼罩着游子的心。这种朦胧烘托出秋的凄美缠绵,也让游子生出细若游丝的寂寥惆怅。雨中的梧桐,雨中的红枫,雨中低垂的萎荷,雨中飘零的落叶,每一种都让人感受到一份静谧的诗意,那是一份盛开后凋零的美,那是一种繁华落尽的凄婉惆怅。   秋日清晨,晶莹的露珠伴着朝阳,为每一株植物精心梳妆打扮,哪怕是一棵微不足道的路边小草,也都润润湿湿、清清爽爽的。秋,是慈悲多情的,它为每一片叶子披上绚烂的彩装,让它们在收获的季节展示出成熟的美,发出炫目的光!如此的隆重,这是回归大地母亲怀抱的仪式么?   “洛阳城里见秋风,欲作家书意万重。 ”秋天是离别的季节,秋叶告别树木,大雁告别北方。秋天是思乡的,倦鸟归巢,叶落归根,当秋日的浩荡长风卷走最后一片落叶,哪一个在外漂泊的游子不思恋家乡?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梧桐细雨,演绎过多少痴心思念,饱含了多少挚爱深情。淅淅沥沥的秋雨是在敲打梧桐,也是在敲打游子的心。   细雨梧桐,帘卷西风,那一抹挥之不去的乡愁啊,你总是在秋日的细雨中飘来,你常常让游子的心感受倦客西风,你总是在虫声四起的月夜,悄悄走进游子夜凉如水的梦境……
稿费
摘要:
  1983年,我在《北京晚报》副刊发表了《酒》和《无悔》两首小诗,责任编辑是高立林老师,收获了30元稿费。   在1983年的时候,我一个月的工资是36元,因此30元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我思前想后,该用这30元做一件什么事情呢?想来想去,还是给妈妈买一件衣服吧。对,就是这个主意。   可是,有了钱,我又该去哪儿买呢?那时候可不像现在,即使是在县城里卖衣服的人也少得可怜。我的工作单位是四川省永兴茶场,在珙县石碑乡境内。在如此偏僻的贫困山区,要为母亲买一件30元的衣服,这事情对我来说确实有一些为难。有一些事情真的就是这样,到了山穷水复疑无路时,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正在为此事发愁时,却接到了一个令我意外惊喜的通知,我们单位有几个会计,要去四川省民政厅参加会计职称考试,这其中也包含着我,所以这事就迎刃而解了。   我去了成都的春熙路为母亲买衣服,选择的范围自然就多了很多,我在春熙路转了好几圈,又算一算手中的钱,都划算好了。可是,又出现了一个问题,究竟要买多大尺码的衣服,才和母亲的身材匹配呢?   不过办法总是由人想出来的。我看到一个售货员,不胖不瘦,不高不矮,正好和我母亲的身材差不多。我就对她说:同志,你能不能够帮我试穿一下这套衣服?她满脸惊奇地问我,小伙子,你是不是耍朋友了,想给你的女朋友买一套衣服?我说:不是这样的,阿姨,我是想给我的母亲买一套衣服。   “小伙子,难得你有这片孝心,阿姨当然乐意啦!”阿姨答应了我。这衣服这颜色穿在她的身上,真的像是量身定制的,非常合身得体。我说好吧,就买这一套,一共花了67元。我把衣服买下后,心里真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至今我想起来,还是那么的幸福。   后来,我参加了四川省民政厅会计技术职称考试,荣获了全省民政系统第3名的优秀成绩。   这些早都已经成为了往事,但这一段经历,想起来仍然让人幸福满满的。
逆流而生
摘要:
  附近有一条瘦小的河。名曰“河”,其实大多数时候是几近干涸的土沟,覆盖着一层苔藓,水面比某些害羞的人的脸皮更薄。若得雨水滋润,它便自豪地化身为浅溪,苔藓把无声潺流衬得青绿,奔到坎坷处,还腾起不能盛放的浪朵。如遇暴雨,上游之水喧嚣而至,水位猛涨一米有余,水势雄浑而水色浊黄,甚至翻越岸堤,在道路上乱窜。因此一年之中,它有三张面孔。   不知何时,河中间长出一株植物,不详其名字,不足半米高、筷子粗,稀疏的几片叶子向过往的人摇曳招手。它的种子是被水波或飞鸟散播到这儿的吗?经历了怎样的艰辛才幸免于腐坏,从一粒变作一株?它没想过、且缺少引人瞩目的骄傲资本,只想踏踏实实活一回。此乃所有种子的殷切希望,于公是使命,于私为心愿。   它完成了使命,达成了心愿,尽管生长的环境险恶异常,不符合自己的憧憬,既然身不由己,莫如随遇而安。命运赠以孤独,它偏要将其修炼成固笃,顺流至此扎根,何惧逆流而生。   日渐丰沛的流水不让它安生。起初尚算柔和,它的根深入土层,紧紧抓住,保持植身挺立。途经的水流硬生生被分开,水无常形,绕过之后再会合向前。为了抗衡冲击力,这株无名植物渐渐逆流而俯,叫对方奈何不得。姿态变低了,定力变强了,它一定看见了倒映于水面的倔强身影。   当河道容纳暴雨,拥挤的河水呼喝着,浩浩荡荡地奔腾时,细弱的植株哪是对手,汹涌的波澜把它的身子推向另一边,完全淹没。强横的力量未必是真理,而且蛮不讲理,即使惨遭连根拔起、席卷而下,亦只有听天由命。可它决心听天不由命,全身之力尽付根系,不在乎东倒西歪的狼狈,叶片脱尽的丑相,浑身覆满泥沙的苦楚,站稳便是胜利。浊流远去而孤植犹存,足矣。   河流慢慢消瘦成溪,又断枯成沟。那棵幸存的伤痕累累的植物重新积蓄生命力,缓缓直起身体,纵然顺流而卧十分舒坦,终非所愿,它无法违心地享受。继而与先前一样,面朝逆流半倾,恍如洪水从未来过,更不惧怕再次来袭。   默默无闻并不妨碍它活得认真而精彩、坚韧且有风骨。变通是一种谋略,刚强易折,倘若它不审势,硬要顽抗怒水,多半会被拦腰折断或轻易卷走,又有何益?不如先随势保全自身,再随性活出自我。自保时同流不合污,任我时率性而自然。诗云“微风燕子斜”,“斜”正是身处逆境的应对方式,虽是旁人眼中的美景,但它们哪曾改变飞翔的方向呢?   人何尝不是如此?苏轼说“人生如逆旅”,固然有如宿旅馆、漂泊不定之慨叹,逆旅之逆,同是顺逆之逆:行得通则顺,行不通则逆。阮籍大醉以避免结亲,嵇康锻铁以蔑视权贵,他们用顺乎日常的举动,坚守逆乎世风的志向和节操,说明两者杂然,互可转换、借以掩饰,令“守得云开见月明”“出淤泥而不染”成为可能。   即使我们不像河中植物,需逆流而立以自存,也不必活得似阮嵇那般狂狷矫饰,可面对逆境而不畏、顺势求变而纾困的勇气及智慧,是人生的必修课。毕竟顺风缺席之时,生活不会容许人们止步不前。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60
南溪县二中
宜宾县二中
兴文县第二中学
翠屏区邱场中心学校:金色湖畔育英才
宜宾黄冈 不一样的私立学校
宜宾市食职中
宜宾南溪一中
宜宾市一中
宜宾县一中:勤耕不辍育桃李 大爱无言写春秋

学校大全

屏山县: 开展纪检业务培训强化纪检岗位练兵
翠屏区纪委监委驻区财政局纪检监察组: 督促验收自评持续抓实作风建设
众多“宜宾造”将亮相2020中外知名企业四川行
1—10月 全市共调解婚姻家庭纠纷6253件
宜宾市“最美社区人”(民政专场)故事会开讲
职工有难工会帮 热心捐款献爱心

时政

民生

一岁小孩被困驾驶室宜宾消防员破窗救出
高县公安成功破获电信诈骗大案 “苹果皮”诈骗现金50余万
高县公安局举行新闻通气会今年前十月侦破电信诈骗案件20件
翠屏区成为成都中医药大学继续教育实习基地
彝乡孩子喝上了智能热水
翠屏区城管局: 提升环境卫生管理水平 助力创文巩固和国卫复审